佛教之临终关怀 (一)


临终关怀(一)

生与死,苦难与苍老都蕴含在每一个人的体内,总有一天我们会与之遭遇。生与死是每个生命必须面对的,绝无例外。

人最难以割舍的是对生命的执着,所以,人们总是非常避讳提及这个’死’字,然而终究没有人可以逃离。

死亡究竟是怎么一个过程,临终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属于未知领域。人们由于无知而导致恐惧,致使他们无法正确认识生死,面对生死。

众所周知,佛教的终极目的,是在于解脱生死轮回之苦,令得究竟安乐。佛教是对生死大事研究最透彻最具发言权的。按照佛教的说法,一切物体皆为地水火风组成,而此四种物,遍满了大千世界,所以称为大。人身亦由四大构成,《金光明最胜王经》曰:地水火风共成身,随彼因缘招异果,同在一处相违害,如四毒蛇居一篋。这充分说明了人身无常不实受苦。

四大各有不同的性能和业用,地大以坚为性,有一定硬度,能受持万物,在人体中为骨骼;水大以湿为性,有一定的湿度,能使物摄聚不散,在人体中为体液,如血液淋巴液等;火大以热为性,有一定的温度,能使物成熟,在人体中表现为细胞吸收养分进行工作维持人体温度;风大以动为性,能使物成长,在人体中为各个循环系统,如呼吸系统血液系统等。人体的骨骼血液热度循环维持了人生命的持续,如果这些条件发生改变,不能满足人体的某种需要,人的生命就无法维持而结束。人临终时地水火风四大分离,痛苦异常,关于这段极其痛苦的死亡体验,在佛教的很多著作中有着具体的描述,当死亡来临时,当眼耳鼻舌身逐渐停止运作,也就是经历着四大分离的过程。

一,地大分离

这个时候,我们的身体开始失掉了他一切的力量,一点力气也没有,坐不起来挺不直,也无法握住任何东西,我们没有办法撑住头部,觉得好像在掉落,沉到地底下,或被重力压碎,就好像一座高山压向我们,四周有一股强大的压力逼来,加于身上,以至于每一个毛孔,不久之后,直侵内脏,乃至骨节,这时人便会感觉十分的窒闷,沉重痛苦,实在是苦不堪言,所以会有筋肉颤动,以及手足抽搐的现象出现,这就是地大降于水大的证明。

二,水大分散

我们开始无法控制身上的液体,流鼻水,流口水,眼泪可能会流下来,大小便也许会失禁,舌头无法转动,眼睛开始觉得干涩,嘴唇下垂,苍白而无血色,嘴巴和喉咙变得黏黏的,象被塞住的感觉,鼻腔塌陷,变得非常口渴,我们颤抖抽筋,死亡的气味开始笼罩。当受蕴在分解时,身体的觉受减弱,交替出现苦和乐热和冷的感觉。我们的心变得模糊,挫败,暴躁和紧张,有些人说,我们觉得好像要掉入大海,或者被大河冲走一般,全身痛苦不堪,而且深入骨髓,这些都是水大分散,水大融入入火大的征象,换成火大在支持意识。

三,火大分离

我们的嘴巴和鼻子完全干涩,身上的温度开始降低,通常是脚和手开始冷起,最后是心。这时候身体的各方面机能已大半退失,抵抗力相当的薄弱,所以痛苦越来越严重,会忽然感觉到热力像风扇火般的剧然发起,如大火焚烧,内脏跟外面的肢体有如煎熬蒸煮般的痛苦的感觉,肌肉跟筋节有如挖割般,痛苦极了而变成如木头般的僵硬。《西藏生死书》的作者卡卢仁波切写到:对临终的人来说,内心的体验犹如火焚身,好像陷入熊熊烈火之中,或全世界都在焚烧一般,这正是火大融入风大的征象。

四,风大分离

呼吸越来越困难,空气似乎在喉咙里逸散,我们开始喘气,发出粗重的声音,吸气变得短而费力,呼气变得比较长(我们平时所谓的“三长两短”就是这个了);我们的眼睛上翻,整个人完全动不了。当行蕴在分解时,心变得混乱,对外在世界毫无所知,每一件东西都变得模糊,我们与物质环境接触的最后感觉正在流失,如《西藏生死书》中的描述,临终者的内在体验,是强风横扫整个临终者的世界,这是无法想象的旋风,正在毁灭整个世界,这时候,临命终人的身体,忽然觉得受到了一股狂烈之风,吹刮拆散他们的身体,使之节节破碎,化为微尘,受到了极尽肢解的痛苦。

一切主要的生命征象都停止了。只有微温还留在我们的心上(只是粗略的如此表述,因人往生后去处不同,人体最后的温度停留之处亦不相同,但除非经验丰富的大善知识,切勿随便试探触摸亡者)这时候就是现代医学经验所谓的“死亡”。

人死以后四大都已经分散了,神识逐渐离开身体,此时逝者的感觉犹如活龟脱壳,异常痛苦,一丝轻微的触碰都会令逝者感到千刀万剐般的巨大苦痛。一般而言,在亡者断气8-24小时内神识才会完全离开身体,至于神识的去向,取决于自身的业力,受业力牵引,投胎受报。所以在24小时内千万不要搬动触动亡者,以免扰乱其神识,增加其痛苦,一定要等断气24小时之后才可触动亡者。

人临终之际,身心蒙受剧苦,最需要关怀照顾,经中说临终最后一念决定死后的去向,临终时助其念佛,提起正念极为关键,最为紧要。最后一念心,若会念佛,阿弥陀佛就会在念佛人的心里现前接引,那么亡者就会随佛往生西方,这就是临终助念的殊胜妙用。

命终前后痛苦异常,也是后世转生的关键时刻(事有本末,物有终始—这才是真正的“起跑线”),是故在斯际照顾亡者,帮助其保持正念,往生善处,至极重要。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不要与命终人说家中长短等无益之语,更不可哀嚎哭泣,以免使亡者心生烦恼,或者产生眷恋情执,扰乱他的正念,有碍往生。并应尽早请善知识为临终人开示,启发他信愿念佛求愿往生之心,并劝其放下万缘,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

临终前后的这段时间念佛对亡者的帮助最大,利益最大。并且在亡者断气后24 小时内,应保证佛号不间断。关于临终助念,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曾做过这样的开示:学佛以念佛为要,念佛以求生西方为要,欲求生西以临终净念为要,自利利他以助人生西为要。至于临命终时,无论久修始修,皆须眷属与净友为其助念,庶可正念昭彰,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矣,即平素不念佛人,临终请善友开导助念,亦可往生,是知助念一事,最为紧要。印祖还为我们解释了原因:佛昔发愿,若有众生,闻我名号,志心信乐,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是故一切众生,临终发至诚心,念佛求生西方者,无一不垂慈接引也。千万不可怀疑。助念一事,最为紧要,无一不垂慈接引也,千万不可怀疑。从印光大师悲心切愿的开示里,我们不难体会到临终助念的殊胜妙用。。

临终助念功德殊胜,然亦是亡羊补牢之法,生死事大,轮回路险,千万不可视同儿戏,当念念厌离娑婆尘境,心心向往极乐净土,真诚切愿老实念佛求生净土,念佛功夫纯熟之人,临欲命终,预知时至,正念分明,如入禅定,刹那间随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永脱生死苦海,无须经过痛苦的四大分离,及中阴身阶段,死亡的体验没有丝毫的痛苦,相反,却感到非常的快乐。

知道了这样的过程,也希望我们能早一些为自己的生死做些打算。平时念佛诵经也一定记得回向。回向,又做“转向”,“施向”,是佛教特有名词,《大乘义章》卷九云:言回向者,回己善法有所趣向,故名回向。就是“回己善根,有所趋向”,将所造善根力集中加于某目的,使之尽快得以实现。回向的意义是非常殊胜的。一般我们有小回向和大回向。小回向一般是回向亲人朋友,譬如说:信男/信女某某(自己的名字)愿以此念经(或者念佛诵咒诸善事)之功德,回向给我的亲人(或者朋友)某某(其名字)祈请佛菩萨慈悲做主,超拔我的亲人某某,令他业障消除,离苦得乐,往生净土(一般是说三遍);这是为逝去的亲人朋友回向的,另外也可以回向给健在的亲人朋友达成心愿;还有一些工作生活诸多不顺的,也可以回向给自己累劫以来的怨亲债主家亲眷属,希望他们早日离苦得乐,往生净土。一次可以回向多个心愿,因为并不是回向的越多,功德就会变小,最好是念完经之后即刻回向,最晚不能超过一天,(晚上休息之前完成)。大回向一般也称为总回向,是最后来说的,一般有:颂经功德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摩诃萨。或者: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另外,从印祖开示说“自利利他以助人生西为要”,我们也能看出,成就临命终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不仅利人,更是利己(成就自己成佛资粮),利益很大,这也是群里有家里人去世,知音老师让我们共同回向的原因,这实在是成就别人更成就自己的事情!阿尼陀佛!

站内链接临终关怀(二)http://www.qhsxzh.com/?p=2487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
    • 分类目录

    •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