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西医与寻路者


中医,西医与寻路者

当一个人来到一个新的城市,并要前往其中的某一场所,譬如我到达Orlando机场后需要前往汉唐中医学院,有两个方案可以做到:首先,我可以拿一张地图,确定机场和学院的位置后找一条可行的路线,然后辨清方向与标识循路前往:先向东,看到49号出口路标时向北;第二,我可以设定一个GPS,然后按其指导右转,前行,再左转即可。无论选择哪个方案,都可以顺利到达目的地。

这是任何人都会在生活中碰到的事情。这种在一个大环境中由一个场所出发抵达另一个场所的能力,称为“空间认知(spatial cognition)”。而我上面讲到的两个方案,也是进行空间认知行为时可以选择的两大类型策略。前者称为“环境依赖(allocentric)策略”,以整个大环境(东南西北)及其中的标识为着眼点,而不依靠个人信息(前后左右),从中找到可行路线。因此它需要一定时间的学习(查看地图,掌握全局信息,找到路线)以把握环境信息,同时具有较高的灵活性(可能找到数十条路线)。后者与之相反,称为“个体依赖(egocentric)策略”,以个体的运动为着眼点(前进后退左右转)而不需要环境信息(毫无疑问GPS需要环境信息以提供正确指令,但对于寻路者本人来说则完全不必要,只须按指令行事即可),几乎不需要学习,但只能按照指令行事没有任何主观能动性(即使GPS出错也只能继续)。显而易见,只要信息充足准确,两个方案都足以完成空间认知行为,且可联合应用。只有当二者同时异常时才会有“迷路”现象发生。区别在于,前者异常多源于个体本身学习记忆能力障碍(如分不清方向或找不到标识),而后者异常多源于指令信息的不足(如GPS故障)。在一些以空间认知和记忆障碍为特征的疾病如Alzheimer型老年痴呆中,病变主要发生在影响环境依赖机制的脑区,而负责个体依赖机制的脑区看不到明显病变。

上一段是对文章开头那个简单的日常生活问题的神经生物学论述,只是一些最基本的观念,即使普通大众也不难理解,因为都是common sense。几周前,一边写该领域的论文一边读中医,突然发现看似不相干的二者竟有许多相似之处。人体本身是个精密的系统,具有非凡的自我调节能力。有一天,这个系统出了问题,人便生病了,需要医学帮助恢复健康。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患者需要进行一次空间认知行为,寻找一条路,由起点(疾病)到终点(健康)。此时便有两种方案可供选择:环境依赖方案与个体依赖方案。前者为中医,后者为西医。如此定义自有原因。中医以阴阳来看问题(本文只讨论真正的中医,打中医名号的骗子和学艺不精的不合格中医不在讨论范围内)。真正理解这二字含义后便应知,抓住阴阳便抓住了天地人与世间万物。如此便如画出一张完备的地图。而治病便如读图,从整体上考虑,找出快捷方式解决问题。相反,西医则更喜欢以客观指标分析人体异常,血糖血压肝区占位等等,并以此作为指导与衡量治疗的主要标准,一步步恢复各个指标的正常。

理论上讲,二者并不矛盾而各有所长,都可以使寻路者到达目的地。但这需要一个前提,即前述的“信息充足准确”。此信息包括寻路过程的起点,终点,和用于寻找路线的外界信息或指令等等。如此分析,中医与西医的差异便更明显了。

对于起点,中医与西医理应相同,因为患者呈现在二者面前的症状与体征永远都是相同的。但仔细观察,便发现不尽然。中医眼中健康即是阴阳平衡,患者所有不适皆源于阴阳失衡,只是类型与程度的区分,就像有人从机场开车出发而有人从火车站步行前进。看似简单,但全面而明确,所有寻路者都可以在地图上找到各自的起点。西医则不同,多要以“指标异常”作为定义起点的标识。看似准确而客观,却忽略了人的主观性,如对疼痛的客观检测与衡量一直是西医与神经科学领域的难题。由此便见到诸多怪事,如一下腹痛15年而各项检查均正常的太太被西医诊为“精神异常”而禁止寻路,又如许多没有任何不适主诉的路人仅因一些指标波动而硬被抓进寻路游戏中。这还不是最奇的,前些时有人以茶代尿做尿常规检查,结果精密的高科技仪器发现茶水“白细胞过高”。于是不光人,连非生命体的茶水都要开始寻路了。

终点同样重要。一方面,如果目的地不明确,寻路者便会如无头苍蝇般不知所措;另一方面,如果目的地错误,便会有南辕北辙之事发生。与起点相似,中医与西医在此既相同又不同。相同点在于二者都以“健康”为终点;不同点在于二者对此概念的定义。对于中医来说,阴阳平衡就是健康,具体标准不妨参考“倪氏六准则——如何知道你的身體正常了”,简单实用又明确。相反,西医至今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被大众完全接受的健康定义。1948年WHO曾提出以下论述:“Health is a state of complete physical, mental and social well-being and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disease or infirmit(健康是身体上、精神上和社会适应上的完好状态,而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者不虚弱)”。此定义听上去很美,却形同虚设。因为在西医眼中,“完好状态”这个样一概念无法“客观”地衡量。而对于患者来说,如此一个终点便如海市蜃楼般遥不可及。西医只好把各项指标正常作为寻路的相对终点,却不知这样的定义漏洞百出,例子不胜枚举,有多少癌症患者原本只有些轻微症状或根本就活得好好的,无意间发现个阴影或某指针过高就硬被抓去手术化疗。不幸的疗程未完已仙逝,幸运的癌细胞暂时找不到了便被西医赶回家,却失眠便秘乏力落发手脚冰凉还要时时担心复发。终点定义错了。

最后再看用于寻找路线的信息与指令。此点差别最大。采用地图式策略的中医毫无疑问具有极大的整体性与灵活性。起点一致,终点也一致,但条条大路通罗马,不同的中医常会选择不同的切入点,最终都会到达发光球(疾病)的中心。当然,信息准确是其根本,也是真正衡量医师水平之处。高水平的中医可以画出准确的地图,定义明确的起点与终点,并找到最简捷的路线。画错地图或选错路线的低水平中医无疑会使寻路者茫然依旧。相反,采用指令式策略的西医一定要严格遵循指标前进,却不能确定指令是否准确,更不晓得路往何方。原因很简单,西医自己也承认绝大多数疾病目前仍“病因不清”,只是以一些指标的异常作为诊断依据。须知指标异常多是疾病的“结果”,而非“原因”。跑100米后血压会升高,因为机体要保证肌肉得到足够的血液供应。西医不会给这类人降血压药,因为他们可以看到,这类问题的“原因”是运动,作为“结果”的高血压是机体必需的代偿反应。然而,西医看不到中老年人原发性高血压的“原因”,却坚持要改变“结果”。殊不知此高血压也是一类代偿反应。很多高血压源于寒湿。寒凝则血管缩,湿聚则阻力大,皆妨碍心脏将足够的血液供给全身,因此机体不得不增加血压以保证供血。如将寒湿清除,血压自降。相反如不顾寒湿而强行用降压药控制血压,指标正常了,血供却不足,因而多少患者血压控制良好却仍然心梗肾衰。糖尿病亦是此理。Common sense,血糖=糖总量/血总量。糖本身是能量,是机体需要的好东西。很多糖尿病患者的真正问题并非糖太多,而在于血与水不够,因此病人会有烦渴(机体寻水自救)或多尿(水代谢异常饮入水无法被机体利用而径直从小便排出)。目前的仪器查的出血糖的相对浓度却查不出血糖的绝对含量,故无法认识到这一点。因此对这类患者正确的处理是用白虎清燥补水,玄武温下通阳,补足水分并使之循环起来,血糖自降。不顾此理而一味严控血糖,自会使机体得不到必需的能量而引起全身机能障碍。几十年来糖尿病专家一直说高血糖不好需要严格控制,但最近又发现如此做病死率反而增高即为一例(ADVANCE Collaborative Group. Intensive blood glucose control and vascular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N Engl J Med. 2008; 358(24): 2560-72;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full/358/24/2545)。如此几十年内上千万糖尿病患者便如小白鼠般为此错误指令而献身。还有些人,得普通感冒白细胞略高,为了降白细胞去吃抗生素却造成转氨酶升高,为了降转氨酶去吃保肝药却伤到心失眠胸痛,为了失眠吃安眠药却又抑郁,服抗忧郁药后高高兴兴去自杀,全是源于指令的不合理。看清地图就能掌握大方向,即使小米加步枪慢慢来也能打胜仗;听着临时不一定准确的指令行事永远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飞机大炮看似攻得很猛可没准隔天就发现打到了自家后院。这是common sense。

如此分析下来,便不难得到如下结论:当外界指令信息准确时,个体依赖策略更为适用。如外伤,病因病机明确,西医便可使寻路者快速准确地到达终点。而当外界指令信息不准确时,唯有环境依赖策略可用。如各种疾病,既然西医自己承认病因不清无有效治疗,便应自知没有指挥的资格,让位才是正途。对于这类问题,唯有通晓阴阳心中有图的正统中医才能解决(再次强调,本文只讨论真正的中医,打中医名号的骗子和学艺不精的不合格中医不在讨论范围内)。无奈偏偏有些人没有common sense看不通此点,明知外界信息不准却定要守着这些无用数位指挥前进,实在蠢得可笑。谈到此又发现个有趣的事。前面说有一类痴呆患者病变主要发生在影响环境依赖机制的脑区,而负责个体依赖机制的脑区看不到明显异常。好象医学界也有类似事发生,如上述那些奉个体依赖策略如神明,惟恐遗漏一丝一毫指针与指令之人,其中不少全然忘记甚至否定环境依赖策略的意义。或许这两类人有些关系也说不定。

至于中医与西医两大策略有无可能融为一体,答案是肯定的,就如人在寻路时常二者并用一样。但西医必须改变其唯客观至上的思维模式。原因很简单,人不是机器,拥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等等主观感受,这类高等认知功能不是一堆零件拼凑起来能够实现的。就如机器可以准确辨认26个英文字母,却不能理解哪怕最简单的一首小诗,虽然拆开看它只是这些字母的排列组合。亦如Voltaire所言:Doctors pour drugs of which they know little, to cure diseases of which they know less, into patients of whom they know nothing(医生对其治疗用药知之甚少,对其治疗的疾病知之更少,而对其治疗的病人则一无所知)。

最后祝诸位寻路者皆能顺利找到终点——健康。

一位年轻的神经学博士的随笔

老师的心愿

这位留英的神经学博士是一位北大医学院出身的西医师,其先天智慧本就已经过人一等,再加上他现在是非常的努力研究正统经方中医学,读者光是从他的论点就可以了解到他的视野有多广,心胸有多开放,本身就有着大是大非的正确观念,真正是位很优秀的天才,医学无需去分中医学还是西医学,只要对病人最有利的,就是正确的医学,就应该传播出去,这位非常优秀的学生,将来必然在医学界大放异彩,是位能够救千万上亿人以上的医学家,由于他现在还太年轻,我必须保护他,以免他遭人妒嫉,等到他出世后,经方医学必然会成为世界医学的主流,当有一天我看到正统中医经方学在国际上受到极端重视,同时我遍布世界各地的学生,都在光大我中华正统医学文化,救助无数的病患时,我就会立刻退隐,离开医学界,我这一切一生的努力,也有代价了,除了我的学生之外,将无人能够找到我在何处,我最可能待的地方就是在一个小Pub里,带一个小乐团,一边吃着馒头,一边弹奏着我喜欢的音乐,此时我将是世界上最快乐的老人了,我当医师是如同一只小白兔,误闯进森林中,周围强敌环视,所以已经是很累了,将来我的学生取代我的工作后,我就要去追寻并且实践我的梦了。

汉唐中医 倪海厦谨记于佛州2008年11月02日

整理:张春香

编辑:向阳花开

和1万多位同学一起,免费在线系统学习正统中医,一起打卡,学完课程后有机会参加线下公益学习和临床跟诊,报名请点击https://jinshuju.net/f/VqC0gE?x_field_1=web 填写完毕后,会弹出报名序号,请加老师微信,并主动告诉报名序号、姓名、所在地区。

岐黄圣贤智慧公益平台已开设的课程包括:倪海厦老师的《针灸》、《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等人纪课程,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太上感应篇》、《五脏逼毒法文武易筋经》、《五行性人解说课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读诵课程》等线上共修课程,后续还有其他课程上线。

本学习平台以学习、实践和弘扬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为己任,为纯公益平台,完全免费学习!现有在学学员一万多名,志愿者几百名!欢迎您的加入!


免责声明:

图片、文字一些信息来源于网络空间,若侵权,请联系撤换。

音频、视频中、文中所有的医案、治疗方案和手法、药物基于专业中医个案辩证,请读者谨慎采用,若采用后果自负。《岐黄圣贤智慧》公益平台及相关人员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郑重声明:

转载请注明出自《岐黄圣贤智慧》公益平台,注明编辑名字,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分享学习资料仅用于,转发转载不可用于谋利、不可插入广告等商业信息,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岐黄圣贤智慧》公益平台法务团队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
    • 分类目录

    •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