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海厦:求生的权利


我们的中医公益班第一阶段——倪海厦人纪系列线上课程,自从 2020 年 3 月 17日在兄弟公众号《岐黄圣贤智慧》号上开班以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海内外几千位医师和爱好者加入到我们这个线上的大家庭,我们不仅仅学到了很多正统的中医知识,还收获了许多动人的故事!目前在“钉钉”开设的“五脏逼毒法和文武易筋经”养生功法课程也深受同学们喜爱,还有《太上感应篇》等课程,全方位为大家的健康保驾护航。文章末尾有公益学习班介绍和报名链接,每天都有新同学加入,您什么时候加入都不晚,200多位热心的志愿者,为您提供温馨的服务。


求生存的权利nhx005

在全世界所有民主国家的宪法之中,都有明文的规定,百姓有求生存的权利,但是似乎很多医界人士把它忘掉了,已经自我膨胀到想要去取代上帝的角色,我为什么要如此说呢?因为昨天发生一个案例,很值得我们警惕,让我分析给大家听。

一位台湾的太太因为瞬间全身发黄胆,于是家人紧急送到医院挂急诊,这是很正常的反应对不对,但是院方一查其SGOP的指数高到一千五以上,立刻决定拒收病人,而且两家医院都拒收,到了第三家就是长庚,总算收了,但是众所周知的西医药是没有任何药可以治肝病的,因此病患的丈夫在住院两天之后,交付两千元给医院,替太太办理出院,回到家中之后,左思思右想想,以前曾经有一位老邻居告诉过他,他们居住的后山上长有一种草药名为[莲焦]拿它的根部来煮水喝可以治疗肝病的,于此危急存亡之秋,哪管三七二十一,就立刻去采集回来给太太吃,由于味道不好,就自己加入猪小肠一起煮来吃,自此开始黄胆就渐渐退去,数周之后,再回医院一查,所有指数都正常了,把医师吓一跳,一问之下,居然是如此治好的,于是在新闻上就说最好不要吃民间偏方,以免伤身,最好是采用他们正统的西医疗法,才是对的,此西医自己治不好病也就罢了,还想要去剥夺病人宪法所赋予的求生存权力,如此烂的医师,让我们大家一起唾弃他。

目前此位仁兄在自家院子种植许多[莲焦]方便以后如果需要时可以使用,我看到这则新闻后,心理感触良多,第一:我非常佩服这位先生的智慧与他对妻子的爱,第二:我很担心我自己知识不足,因为我治疗过各种肝病但是并未使用过此草药,我又学到一新知,很感谢这位有爱心的先生,但是同时我也气愤难平,血压又高了,为什么会如此,有以下几点看法。

第一:当一位医师应该以救人为天职,生命是无价的,我们大家都应该学习如何尊重生命,因此做为一位优秀医师的态度应该是只要对病人有利的,我们就应该给予支持与鼓励,不可以去抹煞,所以该位医师正确的态度应该去研究为什么[莲焦]可以治好肝病,而非去否定它,但是他却说是不正统的,也就是说他认为自己才是正统的,而结果是他所谓的正统医学是把病人拒人于千里之外,让其回家等死,他所谓的不正统是吃草药把妻子从鬼门关救回来的民间方,此人已经忘记各国宪法中的明文规定,人民有求生存的权力,他把自己治不好的病人赶出门外,结果病人活着回来了看他,他又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当成鬼,视若无睹,手上拿着自己认定是正统医学的验血报告上写着病人正常了,眼中却看不到病人已经救回来了,嘴巴里却说吃草药是不正统,也不承认病人是吃草药治好的,诸君认为这是什么样的医师呢?

他不但违反宪法的规定,还要去按照他所称的正统医学认定病人应该是死亡才是合理的,把自己膨胀到已经在扮演上帝的角色,这类的烂医师很多,自己看不好病就算了,居然还把病人的生死掌握在自己手上,如此的玩弄病人的生命,利用什么正统不正统来掩护自己的无知与无力治病的能力,所谓草菅人命,非过于此吧。

第二:正统与非正统之争,中医药已经在我国延用五千年以上了,救活了上亿人次的生命,这才是所谓中国传统所谓中国正统医学,西医学进入中国了不起给你一百年如何,他们居然说他们才是正统,中医却成为非正统,这种鸠占鹊巢的行为令人发指,居然还有很多中国人支持这种数典忘祖的想法,实在可悲,综观现今的医学发展史,连美国在内都朝向中医药来研究,他们开氅的心态,自然能让人尊敬,反观台湾还在一直想办法排挤中医药,此种倒行逆施的想法会亡国灭种的,这与当年大陆的文革有何不同,反观中国大陆就做得很好,他们记取文革的教训,因此他们发扬中医不遗余力,目前已经有成千上万的各国人士前往中国大陆取经,现在平均一年约训练两万位中医师出来,我很佩服这些人非常有远见,眼看世界医药史就要因为中医药而改写,台湾却好像仍然在睡梦之中,在闭门造车自我陶醉,卫生署以如何打压中医药为荣,再如此下去台湾就完蛋了。

我可以保证这个世纪必将是中国大陆的世纪,台湾会因此而显得更小更无力,这次台湾要申请进入联合国时,里面来自非洲一小国的秘书长居然对大家说,外面有一个自称是总统的人要来加入我们,引起喧然大笑,你们觉得台湾的国际地位如何呢?世界各国的人会去大陆学中医不到台湾,就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大陆才是正统的中医学,台湾不是正统中医,使得台湾中医地位有够可怜了,结果现在连自己的西医也加入来打击中医药,终有一天中医在台湾会完全沦亡,于是就更没有世人知道台湾在哪了,我是浙江瑞安人,生在台湾又是台湾人,血液又来自大陆,祖籍是大陆,我到底应该帮哪边呢?想了半天还是救人第一,那顾虑到是台湾或是大陆来的,一样都是中国人,我的知识本就源自于中国,没有我国正统的传统中医学哪有今日的我,嗳,何须去区分台湾与大陆呢,我都搞不清楚了,我太太是一半江苏一半景美的血统,是否要把她切一半来分开呢,嗳,我的血压又被这些混蛋又草菅人命的烂医师气到升高了,先去吃点中药再继续说下去。

第三:我相信肝病必然有许多民间偏方是可以很有效的,现代的西医学不单是没有治肝病的药物,从感冒到癌症都没有治好的药,你去看西医只会给你他们所谓的干扰素来治肝病,我有许多肝病患者在来看我之前都吃过它,不但没有效果,反而令人非常不适,全身难过,而肝病照样继续恶化,经过我用中药复方治疗后,病人每周回来告诉我他们每天都感觉身体一直在进步,到目前为止从未见过一位病患跟我说干扰素有效,而今台湾一位深爱妻子的丈夫,却用一味草药就把他妻子的命救回来了,想想我实在汗颜,我一直都在想办法如何去简化我所有的处方,因为医者[易]也,而此君只出一味药就治能够好肝病,实在利害,我会再加强我自己的知识,我实在不如他,生命是无价的,岂能随便让医师糟蹋掉,我应该再自我要求一下,多读些医书,避免病人来看我时,他们把生命交到我手上,而因为我的知识不足没有治好他们,照成遗珠之憾,我就太对不起他们了,每次看到这类新闻,我都很紧张,就害怕自己学识不足,但是我知识不足的感觉好像只有我有,只有我会承认,其他很多医师都没有这种同样的感觉,他们只要说他们才是正统的,就可以避开一切的指责了,避开医师后的再研究,反正他们永远都是对的,可能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正统医学精神了,我的正统定义却与他们不一样,我认为只要能够治好病的医学就是正统医学,无所谓中西医学,因为发展医学的目的本来就是要起死回生救人于危难的,这才可称为正统医学。

如果在学校中有位学生因为永远无法考第一名,所以就通知大家都不可以考第一,否则谁考第一,谁就会被骂是由于非正统非努力的成果,读者试想这是什么角色,这类只许自己第一不许别人超过他的人,你们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呢?这就是庸医误人之类的烂医师了。

我要教的人纪,就是最正统的中国医学,这流传数以千年计的我国向各种疾病挑战的正统中医学,虽然无法说是全部中医学都在此,但是我可以说它包含了所有的诊断治疗与预防医学在内,等到我完成此教学后,我会把所有内容用DVD与书籍方式卖到市场里,西医学最厉害的就是他们做到了普及动作,所以无孔不入,我要让中医药普及的话,光是卖药是没法做到的,只有把知识传播出去,让中医药知识很普及,人人都会使用,看来这是唯一的方法了,目前所有中医书都是公婆说,没有一准则可以依循,我会在教人纪时建立一个医学准则,使人人都懂中医药都懂医学,让庸医无法遁形,使大家健康愉快,全家阖乐融融。使世人都不生病,大家都健康,大家都有选择如何求生存法则下宪法所赋予的权力,大家都可以做自己最好的医师,不要再被没有医德的医师玩弄性命于手掌上了,能治好就说可以治好,不能治好就应该对病人说我治不好,这才是真正的尊重生命的好医师,有谦虚美德的医师,病人能够知道如何过滤出真正对自己有帮助的优质医师,这就是我的目的。如果真如此,我们没有这些专业于草菅人命只想要钱完全不顾人家死活的烂医师,我从此就不用再骂人了,多开心啊!!!

美国佛州汉唐中医倪海厦撰写于2004年5月1日

整理:笑西子、张燕玲

编辑:承斌


免责声明:

图片、文字一些信息来源于网络空间,若侵权,请联系撤换。

音频、视频中、文中所有的医案、治疗方案和手法、药物基于专业中医个案辩证,请读者谨慎采用,若采用后果自负。《岐黄圣贤智慧》公益平台及相关人员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郑重声明:

转载请注明出自《岐黄圣贤智慧》公益平台,注明编辑名字,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分享学习资料仅用于,转发转载不可用于谋利、不可插入广告等商业信息,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岐黄圣贤智慧》公益平台法务团队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